•  1
  •  2
  • 评论  加载中


    我和我丈夫结婚已经五年了。为了方便丈夫一家人搬家,我不得不经常搬家,度过了无法鼓励自己生孩子的沮丧日子。有一天,我被调到当地分公司,我决定住在附近的岳父家,但我丈夫因为工作交接提前一周搬了家。而我的单亲岳父却趁我丈夫不在的时候羞辱我。我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在残酷的爱抚上,让我失去了耐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