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 1
  •  2
  • 评论  加载中


    突然,她的父亲失踪了,紫苑和母亲独自生活。当你去付房租时,你发现你已经拖欠了几个月。一个无助的女孩请求她性格孤僻、喜怒无常、易怒且心胸狭窄的房主照顾。当我被要求照顾西莫的饭菜、衣服和个人物品时,我很困惑,拒绝照顾西莫,但为了房子我还是服从了。有一天,我无法拒绝,因为有人向我索要我的身体。